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2321
新闻|国内|国际|军事|财经|股票|娱乐|体育|科技|数码|房产|家居|汽车|女人|时尚|教育|考试|游戏|旅游|健康|图片|视频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女性频道 > 情感 > 都市夜话
为应付父母催婚,美女老板花3万买了个老公!结果...为了应付父母的催婚
来源:  时间:2019-03-14 15:52:22  浏览:  我来说两句()

 

江女士竟花3万块钱

买了一个“丈夫”

令她没想到的是

后面的事麻烦了

为应付父母催婚

她花3万与陌生人领证

江女士今年29岁,长相白净秀气,性格也开朗。老家在湖南的她,初中毕业后就孤身一人出来闯荡,目前在浙江做起了服装生意。

事业蒸蒸日上的她,可姻缘却原地踏步。

眼看着女儿年岁渐长,父母的催婚电话越来越频繁,令江女士疲于应付,和家人的关系也一度闹僵。

 

 

2016年,江女士向生意伙伴刘女士诉苦。刘女士一边安慰她,一边帮她出主意。

江女士称,当时刘女士建议她先找个男人假结婚,约定只是名义夫妻,生活各不相干,等应付好了父母,再悄悄离婚。

这么荒唐的计划,江女士病急乱投医,竟然也点头了。

临时的“丈夫”从哪里找?

刘女士推荐了自己的哥哥——大刘。

大刘比江女士大13岁,浙江人,长相和家世并不起眼,甚至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。此前,两人从没见过面。

和一个陌生人结婚,江女士也犹豫过,可一想到父母唠叨的样子,她终究狠了狠心。

最终,3人达成约定,江女士支付3万元劳务费给大刘和刘女士,兄妹俩帮她完成假结婚计划。随后,江女士和大刘去了民政局登记结婚。

为了把戏演得更逼真,江女士甚至还将户口迁到了大刘家。因为是名义上的夫妻,登记后两人各过各的日子,再也没有见过面。

父母应付过去了

要离婚时,丈夫人间蒸发了!

之后,在父母面前,江女士亮出了结婚证和户口本,虽然没见着女婿的面,父母还是信了,催婚的事也就偃旗息鼓了。

 

 

这一出假结婚的戏,终于到了落幕的时候。正当江女士计划着实施离婚时,大刘却人间蒸发了。

为此,江女士多次找刘女士打听,得到的回答是“我哥外出打工去了”。再后来,刘女士不再搭理她了。

走投无路之下,江女士向浙江温岭市人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。

近日,温岭市人民法院判决准予两人离婚。而开庭的当天,大刘也没有现身。

如何应对催婚?

以下3招不妨看一看!

01

初级防御:耳背式

原理:装傻充愣

面对亲朋好友们的种种灵魂拷问,要秉承“聪明地装傻,认真地敷衍”的宗旨,贯彻落实“选择性注意,间歇性失聪,持续性装聋作哑”十七字核心精神,将催婚的话题扼杀在摇篮里。

02

中级防御:注意力转移式

原理:主动出击

俗话说先发制人,如果能在这场“没有硝烟的战斗”中抢占先机,那么你基本上就赢了一半了。

当然你的话题一定要能戳中七大姑八大姨的敏感点。

比如——

“阿姨,快坐下,您孩子在哪买的房?多少钱一平方米啊?”

“叔叔,喝口水,你孩子在哪工作?年终奖多吗?”

03

高级防御:自卑式

原理:利用父母亲戚的同情心

这一招需要足够的演技支撑,当亲戚的催婚警告发出时,迅速低下头,酝酿悲伤地情绪,然后很开始声泪俱下地“哭诉”。

“你们以为我不急吗,可……可是我长得又不好看、又穷、脾气也不好,真的很难找到对象啊!”

这一过程要自然,哭诉时的语气和停顿也要恰到好处,不能太做作。

父母亲戚看到这样的你,自然就不会再问下去了,反而还会安慰你。

如果这几招依然不奏效的话,

那只能

老老实实找个对象吧!

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相关新闻
    无相关信息
网友评论
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
匿名发表

今日热点推荐

 

街拍搭配

更多>>

潮流秀场

更多>>

“发际线男孩”再拍大片 小吴觉得这次造型

“发际线男孩”再拍大片 小吴觉得这次造型价值百万

女性图集

更多>>

视频推荐

更多>>

情感话题

更多>>
为应付父母催婚,美女老板花3万买了个老公!结果...为了应付父母的催婚

为应付父母催婚,美女老板花
为应付父母催婚,美女老板花3万买了个老公!结果...为了应付父母的催婚

Copyright©2006-2012 华南网(华南新闻门户网) www.hnwcn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粤B2-20130028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309228
深圳市华强兄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邮箱:952791474@qq.com
粤ICP备14047464号-1 未经过本站允许,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

c 2013-2015 华南网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:国新网1012013001 粤ICP备14047464号-1 关于我们 | 媒体合作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